您当前的位置:28365-365体育投注  >  文苑采风
 
散文 《乡亲》
www.imaler.com 】 【 2015-09-14 12:07 】 【来源: 四川长安网】

  乡上的时候,我20出头,在老乡中有两个最好的朋友。巧的是,他们都是五保户,都年近半百,都爱烟爱酒,都是性情中人。

  绕西顶着一头乱发,衣服上油光闪闪,鼻涕挂在唇边,整天笑呵呵。他醉醺醺提着丰谷酒来公社坝子里晃,我们叫进屋里,把伙食团的剩饭剩菜端来,围在炉火旁搞吃喝。不用杯子,就拿瓶子一人传一人。老头吹山、吹水、吹女人,大口大口喝酒。醉了,我就扶着送到敬老院。

  敬老院只有一个人,绕西是院长也是工人。年少的我喜欢买一瓶几块钱的酒,拿一点食物去那个乱七八糟的屋子里过一个下午。醉了就在有洞的沙发上睡,绕西会给我盖上臭毡子。这“谈笑无鸿儒,往来有白丁”的陋室,让我快乐洒脱。

  在高原上,会想办法的人一年四季都有肉吃。绕西能打猎,带着我在田野、山谷、河边上追寻,从脚印、粪便里发现小朋友的蛛丝马迹。没有枪也不用刀,只是一根细细的钢丝、一截短短的木棍或一张稀烂的渔网,就能满载而归。我对吃没什么兴趣,稀罕物都不要,就是要跟着跑。

  有时做了好吃的,绕西就到乡上悄悄的喊我和几个好哥哥,我们买些烟酒,耍得不亦乐乎。

  土鲁是我驻点村的刺头。刚去的时候,拥吉姐就告诉我,“土大爷”不好惹,有好远离好远。

  第一次见面,我正给村民宣传医保政策。“土大爷”歪歪斜斜的醉来:“讲,讲个屁!有本事给我找个婆娘!”

  我没理他,继续讲。

  “土大爷”窜到跟前,用手捅我肚子:“喂,干部,给根烟!”

  村民们笑了起来,似乎见惯不怪。

  我掏出烟递给他。

  他用仅剩的两颗黑牙咬住烟,又伸出拳头在我眼前:“给个火!”

  我又把火递给他。

  “土大爷”长长的吸了一口,吐出烟圈,悠哉的摇走了,毛线帽耷在头上,像济公。

  后来我去村上,“土大爷”总喷着酒气拦着我:“喂,给根烟!”“喂,我没酒了!”

  我生来是好烟酒的,也不讨厌这个好似济公般孑然一身的老头。便不理拥吉姐怕我乱花钱的关心,时常给他烟酒。


  “土大爷”身体不好,拥吉姐是极为善良的,经常带我买了药和食物去小平房看他。

  有一年,工作不好做。我在村子里和人发生争执,要动手。“土大爷”从泥巴里爬起来抓着那个人又打又骂,吐口水。他的身体干枯瘦弱,被人拽来拽去,“济公帽”歪在一边,硬挡在我身前。这个老头,倔强得像一头牦牛。

  看似简单的义气,在当时的形势下,其实他冒着在村上被孤立的险。

  后来,我调到县上,很少去看绕西和“土大爷”。

  这天傍晚风呼呼的刮,飘起小雪。我无家可归,一个人提着二锅头闲逛。

  冷冷的街道没有人影,甚至看不见落单的野狗。

  “土大爷”穿了一件薄薄的工装服,双手团在胸前寂寂走着,露出红内衣,酒糟鼻冻得通红。我很激动,把酒瓶递上,拉他冰凉的手去吃饭。他吞了一大口,不肯走,说是身体不舒服,来县上看病,要回去了。一老一小两个独人,喝干了烈酒,喷出白白的雾气。留不住,我又舍不得,就摸了身上的钱硬塞给他。

  风雪里,依然是那顶“济公帽”,压着单薄的背影渐行渐远。我伫在街上,孤零零望了很久。

  时过境迁,我不再是那个天真的少年。许久不曾再见爱耍爱笑的绕西、有情有义的“土大爷”。想起那些单纯的日子,那个真挚的朋友。

  我怀念的乡亲,你们好吗?

编辑:责任编辑 曹晋敏
相关新闻
 
巴州区“6.6”恶性抢劫案告破   2015-09-14 12:06:20
巴州区法院扎实开展廉政文化宣传周活动   2015-09-14 11:59:59
巴州区法院“七强化”务实推进精准扶贫工作   2015-09-14 11:57:16
巴州区法院集中发放352万余元执行标的款   2015-09-14 11:58:07
巴州区:法治文化建设助力“六五”普法   2015-09-14 12:00:14
 
 
 
28365-365体育投注简介 | 版权声明 | 投稿须知 | 联系电话:0827-2133573
蜀ICP备13011412号 未经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违者必究
巴中市巴州区通佛路26号 邮编:636000